热购彩票

  • 1
  • 2
 
南京保安图片新闻
公司新闻
公司表杨
图片新闻

南京保安服务项目
南京保镖人力资源
南京保安在线咨询
 
  
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中国大陆安保公司海外迈步艰难
    来源:未知  作者:南京保安  时间:2019-06-10 10:28  点击:  【打印此页】 【返回上一页】  【关闭
    香港《凤凰周刊》揭示中国大陆安保公司在海外的艰难迈步。中资企业“走出去”成为新常态,由于中企的投资地不少位于非洲、拉美以及中东等局势不稳地区,其员工的人身财产安全成为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儿。
    不过,由于中国的“不干涉内政”政策一向不允许海外军事力量的存在,这也给应对海外威胁的安保领域留下很大的市场空白。近年来,陆续有中资安保公司出海,但与欧美相比,大陆安保公司既缺少和外国执法机构打交道的经历,也没有海外从事运营安全业务的经验,更缺乏在战乱高危地区从事安保行业的知识。文章建议,大陆安保公司应多学习海外优秀的范例,做到专业化、系统化、制度化,脱离草台班子的路数。不断“走出去”的中资企业也应有深远的外交战略考虑,被动安稳求和并非是最佳选择。
     
    由于中国的“不干涉内政”政策,给应对海外威胁的安保领域留下很大的市场空白。2012年,中资安保总司华信中安正式介入海上护卫市场,此前这块市场多为英国安保公司垄断。
    以下为报道全文:
    7月5日凌晨时分,周扬帆匆匆登上赴马里的国际航班。作为国际知名通讯商华为集团的全球安全主管,他负责华为在100多个国家、75个驻外代表处所设工厂和工程项目、人员的安保工作。
    十多年前,华为成为马里独家的海外网络设备供应商,业务发展迅速。虽然西非小国马里向来局势较稳定,但近年来首都巴马科开始发生一些盗窃案件。周扬帆此行的目的,是给华为驻马里的分公司配备专业安保人员,保证其财产和生命安全。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行,中资企业“走出去”成为新常态,机遇背后也面临着挑战。由于中企的投资地不少位于非洲、拉美以及中东等局势不稳地区,其员工的人身财产安全成为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儿。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巨大的安保产业。
    据周扬帆介绍,像华为这样的跨国通讯巨头,去年一年海外人工安保费用大概是1000多万美元,这还不包括硬件投入。而中石化、中石油和中海油三家中资巨头一年的海外安保费用大约在20亿美元左右。
    不过,在这片前景广阔的领域中,却罕见中资安保企业的身影。“一般我只接待几家海外安保公司的负责人,中资企业一律都挡在门外。”大陆某知名企业的安保负责人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企业海外安保亟须高素质的安保人才,但国内安保企业在政策、语言、品牌、签证、人员经验等方面,皆难有优势。
    “即使像‘三桶油’这样的国企巨头,其海外安保也基本交给外国公司,国内安保业想染指,二十年内没什么希望。”上述负责人说。
    中介公司,还是安保公司?
    常赴海外工作的周扬帆经常会遇到办事机构亟须安保人才的请求,也尝试过发布招聘信息:某中方企业需要招一名有丰富军事背景(国内特种兵或海外军警退役人员)、英语可做工作语言的中国籍安全经理,常驻巴格达或喀布尔,一年带薪休假一个月,有保险,30万-50万人民币年薪。
    在海外安保业内资深人士看来,30万-50万元年薪只是一名非洲安保经理的价格,在中东等战乱地区,价格还要往上走。在伊拉克,一家国际顶尖安全公司招聘车队队长年薪税前约100万元人民币,要求是“英语流利,军警背景,有高危地区一年以上工作经验,28岁以上”。
    不过,这样的英雄帖最后还是会落空,“不是钱的问题,缺的是有经验的人才”。据周扬帆说,在高危国家和地区当安保公司车队队长非一般人能胜任,他不仅要管理驾驶员的日常工作,还包括组织前方侦察、路线规划、在车队行动中采用应急方案等。
    与欧美国家相比,大陆安保公司大多缺乏海外经验——既缺少和外国执法机构打交道的经历,也没有海外从事运营安全业务的经验,更缺乏在战乱高危地区从事安保行业的知识。
    一些中资安保公司看起来有着独到优势,比如号称每年会从陆海空三军和武警特种部队招募相当多的退役老兵,资源丰富;更有公司用天狼突击队、雪豹突击队、海军陆战特种兵、特警等字眼来装点门面。但多数公司喜欢玩噱头,管理不专业,懒于或者无力提升整体素质。
    在大陆媒体所描绘的镜像中,海外安保业务往往等同于雇佣军,“其实这是错的,GUN FOR HIRE(雇佣军)和PSC(安保公司)、PMC(军事承包商)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行业”。在英国安保企业AEGIS DEFENCE驻马拉维共和国项目部工作的陶然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许多在国内从事安保行业的人以为,出国做安保就是拿着枪到处转转就行了,但其实不然。“海外安保是一门科学,大多数的工作都需要高素质、高学历的人来完成。”
    比如世界上最大的军事承包商公司——美国军事资源顾问公司(MPRI),其在伊拉克巴士拉地区招募的安保车队经理是美国游骑兵团退役的资深军士,“他除了有超过10年的海外部署经验和多次反恐行动的经验,还自修了南加州大学的反恐课程”。
    陶然在海外接触过几个中国特种部队退役的士兵,“处处盛气凌人,让人感到不舒服”。熟悉海外安保行业的一位专业人士更称,很多中资安保公司培训人员的英语水平甚至达不到问路的要求,“基本是初中水平”。
    “一些媒体常常渲染国内特种兵在境外当保镖那些威风凛凛的故事,但他们大多是偷偷通过中介出去做短期项目的,属于违法行为。”周扬帆解释说,因为大部分中东、非洲国家根本不提供这类工作签证,所以国内安保人员若想在海外合法工作几乎不可能,只好拿商务签,因此他们待上一两个月就得换人。“我熟悉的尼日利亚、巴西、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叙利亚、利比亚等国都是如此。”
    因此,真正在海外中资企业从事安保工作的中国人很少,“很多国内所谓的安保集团其实都是中介公司,在海外没有实际业务”。周扬帆说,有些公司会往一个国家派上三五人,象征性工作一阵子,回来就说开拓了市场。“一些有背景的安保企业,或许能通过驻外使馆的推荐从海外中资企业拿到些业务;完全没有背景的安保企业,大多只能给外国安保公司当中介。”
    中企安保海外难以生存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4年1-10月中国海外投资总额为819亿美元,比2013年同期增长了17.8%,这与中国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规模几乎相当。如今,中国海外劳务人员数量已达数十万人次,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也扩展至近200个国家和地区。
    不过,由于中国的“不干涉内政”政策一向不允许海外军事力量的存在,这也给应对海外威胁的安保领域留下很大的市场空白。
    自2010年开始,北京华信中安公司注意到这个市场,开始由陆地安保转向海上护卫。“这需要对国际法和各国法律熟悉,有一个研究海事商法和整个运营体系的团队,同时还要有一支经过严格训练的队伍。”据该公司董事长殷卫宏介绍,华信中安2012年正式介入海上护卫市场,此前这块市场多被英国安保公司占领,中资企业做海上护航的只此一家。
    该公司可以依照国际海事护卫规则,在反海盗武器的销售国家租赁取得一些半自动武器,一般是耐海水腐蚀又不易发生故障的AK47或狙击步枪。然而,私人海上安保公司持有的武器装备火力一般不如海盗,“海盗小艇一般有一具40火箭筒携弹两发或几把AK47,但携弹量不受限制,因此私人公司只能改造礼花弹,装填镁铝粉或者火力配合高压水枪阻击”。殷卫宏称,迄今为止华信中安在多个国际海域航次进行了1500次护航,遇到近五六十起海盗的袭扰,其中三十多次发生过对峙。
    相对海上安保荷枪实弹的硬气,拿着大棒执勤的海外陆地安保中资企业难有立足之地。陶然表示,他在海外从事安保多年,几乎没有接触过国内的安保公司,海外做安保或军事承包行业的大多来自英国、美国和意大利,偶尔见到零散的中国退役军人,也往往直接受雇于中资企业。
    在中国人的印象中,能到国外从事安保,须是身怀绝技、奋勇顽强的特种兵。但实际上,海外安保行业最不缺的就是冲锋拼杀的。
    而专业的外资安保和当地安保相比,价格差别极大——比如在巴格达,一名英国安保人员一天的基本工资为500-700美元,这个价格可以雇佣5个伊拉克人、8个尼泊尔或者菲律宾人。“中资企业不太能接受外资专业安保公司高昂的价格,因此更倾向于雇佣当地安保公司。”陶然说。
    陆上安保方面,一般安保人员的工作是看监视器,盯住大门及重要设施。然后一些持枪的当地安保和警察进行外围武装保护。需要出行的,会临时雇佣西方公司的武装护卫车队,但这种车队花费不菲。尼泊尔人和菲律宾人是欧美安保企业最喜欢用的底层安保人员,他们一般从事门卫检查、站岗等工作,而稍微有技术性的工作和管理岗位都是英国人、美国人在做。
    为了吸引更多业务,诸如全球最大的安保公司G4S,也会招募培训本地安保。华为公司在马里代表处的安保项目就打算与G4S签约,“G4S的当地雇员一个月才400美元,还专业,因此竞争力强”,周扬帆说。
     
    2015年7月1日,温布尔登网球赛期间,G4S公司的雇员负责网球赛场的外围安保工作。作为世界最大的安保公司,英国的G4S在115个国家有超过60万雇员。一些高风险又高敏感的合同一直是该公司战略中的核心部分。
    “草台班子”尚待改变
    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各行各业都在全球市场布局,寻找机会,但在海外安保业上却止步难前。诸多外交政策的限制以及安全官员的重重顾虑,使得中资安保企业难以真正走出国门。
    大陆司法界一位人士向《凤凰周刊》透露,出于保护中资企业海外安全利益和维护企业商业机密的考虑,中国政府高层曾有人建议国内组建除了军警之外的第三股武装力量,保护海外利益,但这些想法很难被取用。深港海事安保是一家注册于香港的专业海事安保公司,早年一度传闻其将挂靠在交通部海事救捞局属下从事专业的海事护卫,但最后不了了之。
    此外,就出国护卫的便利条件来说,中资企业也不占优势。单拿签证来说,如果中资企业驻伊拉克项目需要安保护卫,欧美籍的专业安保人员可以在一天内抵达,而中资安保人员出境办签证就要一两个月。“一两个月后,黄花菜都凉了,还要安保何用。”周扬帆说。
    从管理方式上看,对专门做PSC安全业务的中资安保公司来说,不能持枪也是个软肋。此外,其操作模式跟欧美公司完全不同——它是完全从属于甲方的。这意味着,他们要听从甲方调遣,因此很难提供独立专业的咨询意见。因此,一些安保公司连想在周围村庄、部落建立线人都不可能,更不要说和当地政府搞好关系了。
    海外中资企业和外交部门“不愿多事”的心态,也是中资安保难以涉足海外的一个原因。比如,虽然阿富汗内政部禁止民间机构拥有全自动武器,但是在萨尔普勒、赫尔曼德这些传统军阀势力或者部族势力比较强的地区,部族持枪无人敢管,中资安保要拿枪并非难事。但中资企业一般还是选择雇佣当地人,“因为一旦发生流血事件,当地人容易处理”。周扬帆说。
    令央企和政府官员担忧的是,国内安保公司走上海外安保前台,一旦和当地势力形成纷争,容易上升为外交事件,所以宁可花钱买平安,雇佣外籍安保公司。
    “国内安保公司应多向西方公司学习,做到专业化、系统化、制度化,要脱离草台班子的路数。摸着石头过河是对的,但也应该看看前人的路标,多学习优秀的东西。”在世界知名安保公司从业多年的陶然说,相应地,中资企业也要有外交战略考虑,纯粹安稳求和是不成的。“比如最近土耳其爆发的反华事件,在土中资企业甚多,但安保乏善可陈。”
    在海上护航领域,高峰期全球有500来家安保公司,目前共有163家,大部分都是英国公司。作为内地为数不多的从事海事护航的专业私人安保公司,华信中安公司主要服务于中资企业,如中远集团等。
    华信中安公司规定,海上安保人员在国际法和船舶所在国法律赋予自卫权情况下,尽可能坚决抵制海盗的袭扰。“我们的安保人员宣称绝不投降,如果子弹打光了,用尽船上所有防御手段,直至海盗踩着自己的尸体前进。”殷卫宏信誓旦旦地表示,“能有资格为中国企业提供伴随服务,这是中资安保公司的荣耀。”
    但殷的同行、来自深港海事安保市场部的王女士则不以为然。“是否忠诚,光靠嘴上说是没用的。过去曾有特种兵出身的国内安保人员出勤,看着很勇敢,但出事时他第一个跳海,反而是经历过战事的乌克兰老兵临危不惧,一直坚守岗位。”王女士说。
     
版权所有:南京凯杰保安服务有限公司|南京保安公司,南京保镖公司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区花神庙10号花神科技园三单元2楼 手机:17714316265  电话:025-86561691  传真:025-86562581
友情链接:必发彩票  千禧彩票官网  云鼎彩票网  全民彩票  568彩票网  全民彩票网  全民彩票官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